南京桑拿忧郁中蕴含巨大潜能

  相当一部分卓有成就的艺术家具有一种忧郁的气质。古今中外,具有忧郁气质的名家不胜枚举,屈原、李清照、顾城、海子、梵?高、海明威、拜伦、米开朗基罗……

  作家的忧郁体现在他的文字中,演奏家的忧郁流动在他的手指里,雕塑家的忧郁附着在每一件完成或未完成的雕塑作品上,指挥家的忧郁藏在指挥棒划出的弧线里,画家的忧郁点缀在或明或暗的色彩里……

  成也忧郁,败也忧郁。有幸常常被忧郁击中的人,即使生命短暂,但无界的思维却能让他的人生达到某一个高度。

  忧郁是人与生俱来的内在气质,常常会伴随人的一生。它可以成就一个人,也可以让人一辈子陷于困苦命运的桎梏之中。

  忧郁的人最大的特点是具有艺术感受力,可以从看似平淡的事物中看到世界的丰富性,可以从微不足道的夜生活细节中感受到一切美丽和丑陋的存在。很多人的艺术潜能,常常是因为有一颗忧郁的心,才得以最大限度地展现在世人面前。

  

  就韋梵?高來说吧,他一生画过很多自画像,但每一张画像上都笼罩着一层忧郁的色彩,后人从这些画像也可以得出“他是忧郁的”的结论。虽然他的人是忧郁的,但他画的向曰葵却散发着生命的光焰,人们从中看到的,是一个人生命激情的热烈绽放。

  他是一个忧郁的人,却是一个胸怀大爱、关注生命、关注人类命运的人。他画过很多表现“小人物夜生活”的作品,通过明明灭灭的色彩,通过出奇制胜的构图,展示着底层群体的悲欢离合、喜怒哀乐。他的忧郁将他的人生送到了艺术制高点。可以说,梵?高的忧郁是厲于全世界和全人类的。

  旅美青年钢琴家、加拿大赫尼斯钢琴比蓰金奖得主——邹翔,具有极高的敏锐力和想象力。他演奏的音乐充满激情,有着特殊的感染力。他曾说过这样一句话:“我的最爱是音乐家舒伯特,因为他隐约的忧郁常常击中我的内心。”

  有人评价说:“邹翔琴声的内在张力,凝聚在看上去非常灵巧放松的+指甚至指尖,一种怪异的不可捉摸的明与暗、刚与柔、清透与混沌,在黑白键之间翻飞击荡。他的内美,将独特的东方忧郁的韵味推到了极致。”如果没有经常被忧郁击中内心,他也许不会有如此令人瞩目的成就。

  所以,一个人如果总是不可抗拒地被忧郁击中,在笼罩着忧郁色彩的氛围中走过人生的一程又一程,完全没必要为此伤感。或许,这是上天的赐予。正是忧郁的存在,才造就出非凡的命运、不朽的人生。


上一篇:卑微南京夜生活个体的承载